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怀旧魔兽·龙腾四海 首页 Wow新闻 查看内容

魔兽原创故事:高等精灵死亡骑士的艾泽拉斯之旅(1)

2017-12-30 20:33| 发布者: 虔诚之杖| 查看: 40| 评论: 0

摘要: NGA:安大电桃男▪2017-12-29 09:43:19本文来源于NGA,作者:安大电桃男;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序章老法雷慢慢地擦拭着手中的酒杯,悠然地看着喧闹的酒吧众人。“你们这些人,吹牛也要有个谱 ...
NGA : 安大电桃男  2017-12-29 09:43:19

本文来源于NGA,作者:安大电桃男;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序章

老法雷慢慢地擦拭着手中的酒杯,悠然地看着喧闹的酒吧众人。

“你们这些人,吹牛也要有个谱,”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吸引住了大部分顾客,大家纷纷回头看着他,“再牛,也牛不过我老法雷家。你们别不信,”

整齐的嘘声让老法雷来了劲,“嘿,你去暴风城和北郡问问,永不打烊的酒馆,是不是只我狮心大酒馆一家!”老法雷洋溢着自豪的微笑,用手中的杯子敲着桌子,”那得是快20年前了吧,就说范克里夫带着他那一大帮兄弟会从这儿去暴风城要工资的那会,那老小子的人不是把王后都给砸死了嘛,国王卫队从王宫追他们到西泉要塞,我这都没关过门。”

大家惊奇地七嘴八舌得议论着。

“我这还藏过范克里夫的女儿呢,那小姑娘怕的呦,一直在发抖,我安慰她,爸爸没事的,”老法雷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野猪烈酒。“老范,他允许我这么喊的哦,为了表示感激,还帮我砌了后院墙呢!”

“哈哈!”“吹牛吹过头了啊你这家伙!””帮你拆墙还差不多吧!”大家纷纷大笑。

“哈哈,那咱们为了闪金镇的和平,额,再为了国王,和联盟,干杯!”老法雷举起酒佯装喝了一大口,其实就喝了一点点,酒客们却在他的带领下纷纷一饮而尽。老法雷仔细地看着大家手中酒杯和桌子上的酒壶,盘算着下一步怎么让大家多喝点,但眼光却不时拉扯着自己的思绪,瞟着靠近门口的桌子,一个全身披着漆黑斗篷的大汉坐在那独自吃着喝着,可以并排坐下3个农夫的桌子,他一个人坐着居然显得很挤,整个酒馆的喧闹似乎和他毫无关系。桌子上的烈酒还有1瓶,烤野猪头似乎吃的差不多了。虽说他付过钱了,老法雷想着,这人不会又是个通缉犯吧,管他呢,闪金镇的官差要逮人也得给我老法雷个面子。

叮铃铃,门口的铃铛响了,木门被粗鲁地推开,一个同样裹着黑斗篷的身影伴着一阵彻骨的寒风冲进酒馆,大家伙都下意识打了个寒战,壁炉里的大火扑腾了几下,差点被风吹灭。

“啊切!”老板揉揉鼻子,眼睛有点花,新来的客人看上去是个高个子的女人,身高不亚于壮汉,但是不到壮汉一半宽,背上还背着一把剑柄以下都被绷带包裹着的长剑,虽然被刻意包裹地很严实,但还是能感受到某种让人不适的气息。斗篷和口罩将脸遮的严严实实,要不是突出的胸部铠甲,还真看不出这是个女人。

“真是怪人成双,”老法雷想到,还是放下酒杯,微笑着问道“哟,您打尖儿还是住店?或者来喝点好酒取取暖?”

客人将口罩拉下,斗篷还是遮住了大部分脸,看上去没什么血色的唇撇了撇,走到吧台前,将背上略显巨大的剑靠上吧台,坐下后低着头对老板说:“2瓶永歌美酒,一只8成熟的猪腿,再来点面包。”声音如同夜莺一样清脆,但是听上去有点冰冷。

“额,”老板打了个寒战,往壁炉旁靠了靠,“夫人,额,小姐,一共40个银币,您能先付钱么?”

女子抬起了头,歪着下脑袋看老板,老法雷得以看清女人的全貌,瞪大了眼睛,确实是个美人,只是看上去,不是人类而是个精灵,但是一双丹凤眼幽幽的蓝光还是让老法雷定了定神,如同画上的高等精灵的外貌,只是脖子上缠着几圈洁白的绷带略显突兀,老法雷感觉自己似乎见过这个女人,偶不,女精灵。

“我,我没带钱,”精灵眼珠尴尬的左右摆动,“很久前我来过你家的,先让我喝点酒好么?”

“嘿,小姐,”老法雷来了劲,“这可不行,就算是天天来的老主顾,咱这有咱家的规矩,如果你喝醉了我问谁要钱去?”

“哈哈,小姐,你让我亲一下我帮你付怎么样?”不正经的酒客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走上吧台,大家在下面轰然大笑,“嘿,我帮你付,你让我摸下就行!”“滚,这妞是老子的!”几个酒鬼推推嚷嚷着乱作一团。

“额,好吧”精灵又出声了,她拉下斗篷,披肩白发很是柔顺,夺人眼眸,又尖又长的精灵耳朵轻轻抖动着,一群酒客的眼睛都看直了,在这暴风王国的腹地,女人遍地都是,可是女精灵还是很少见的啊,酒客们嘴角流着不知道是口水还是酒的液体,眼中全是惊奇和欲望。精灵拿起吧台上干净的酒杯,嗅了嗅。这可是一只镶银的杯子,老法雷想着,就算是你这样的美女摔坏了也得赔。精灵把玩着杯子,银铃般的悦耳声音响起,“我取下坐在墙角的那只钱袋,就来付钱。”

瞬间,酒馆的吵闹声嬉笑声戛然而止,有的酒客喝呛着了都咳不出来,憋得脸红,老法雷咽了口吐沫,他的喉结上下浮动证明这里不是被施以时间静止的魔法,本来惊讶于精灵的美貌的酒客更惊讶于这番话,有几个反应过来的客人不安的看着墙角的壮汉。

“呵呵,”壮汉冷笑着,很不情愿但又有些欣喜,“看来被小瞧了啊,”他推开面前的酒菜,掀开头上的斗篷站了起来,壮硕的身躯直接将桌子挤翻,猪骨头和烈酒洒了一地,离着几步路都能闻到汗臭和酒气,更恐怖的是他的脸,眼角,鼻梁,嘴角,耳朵旁,到处都是斑斑的伤疤,尤其是一道从嘴角到额头的伤疤,更是证明了这个男人曾经与死亡擦身而过。

“老子活了这么大,鬼门关走过几趟,和霍格玩过两下,呆过几天兄弟会,什么女人没见过,就是没玩过精灵呢,”壮汉饶有兴趣地舔了下嘴唇,往吧台走了一步,震得旁边椅子都倒了,顺手抄起背后的斧头,明晃晃的斧头几乎有老法雷人这么宽,“老板,不好意思了,我本来想喝点酒暖暖身子就走,现在看来得给老子开间客房啊!”

“你是悬赏犯嘛?”精灵仍然把玩着酒杯,头也不回,“你原来是狗头人呢,还是那群欺负农夫的盗贼?”

“他娘的!”壮汉怒骂一句,将斧头猛地杵在地上,火化四溅,“听好了小娘腿,大爷我今天吃定你了,你问洒家是谁?去西泉要塞看看,那里挂着的第5张就是!”

酒吧众人吓得乱作一团,几个离门近的想夺路而逃,一张桌子飞过了他们的头顶砸在过道里,不偏不倚卡住了木门。

壮汉搓着手大喝道,“谁也别想出去!“怒目而视着已经逃到门口的几名顾客,“还想去喊条子?想得美!”

“哎呀不好意思,”精灵仍然没有回头,在老法雷瞪得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注视下优雅地将酒杯放下,“我年纪大了,只记得霍格和范克里夫,你的话,值这份饭钱嘛?”

“够付开房费和你的棺材钱就行!”壮汉怒了,抄起斧头往前迈了一步,震得酒吧吊灯都在乱晃,巨斧划了一个半圆直劈向精灵,老法雷躲得远远地闭上了眼睛。

“叮ing------”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没有桌子椅子碎裂的声音,没有酒杯摔碎的声音,老法雷舒了口气,将眼睛眯了一条缝小心地看着吧台,

精灵右手拉着绷带长剑的剑柄,还在看着自己左手的指甲,而巨斧被精灵仅仅一只手拉动的巨剑挡在了半空,斧头砍在剑刃,绷带包裹的剑尖插进了木地板,精灵看上去就仅仅是用右手拉动剑柄从靠着吧台拉到了能挡住斧头的位置,就把这千钧之力的巨斧挡在了吧台前。壮汉双手明显还在用力,肌肉凸起,脸上青筋尽显,几乎都能听到咬牙齿的声音,而精灵的手只是轻微颤抖着。

“差点死了的人就这点力量?”精灵放下左手,回眸对壮汉青涩得笑了笑,突然柳眉倒竖,轻声低喝:“我可是死过的人!”

话音刚落,精灵猛地站起身来,左手握上剑柄,瞬间巨剑翻转,斧头反而突然失了着力点使得大汉往前一倾,精灵双手挥舞巨剑迅速从大汉肚子上划过,优雅地转过半身靠在吧台上,剑锋刮起的气浪甚至掀翻了最近的一张椅子。

“呃啊!”大汉惨叫一声向前迈出试图自己的右脚支撑自己,却没有站稳,摇摇晃晃的扶着斧头才勉强站住,“小娘们,就这两下,还差远了!”大汉捂住自己的肚子吼道,脸色却越来越差,显然这一下划得很深。

“老板,这下酒钱够了吧?记得多给我一点永歌美酒哈,没办法,就好这一口”精灵不理会半跪着的壮汉,扛起巨剑走向老法雷,递过一只装酒的皮囊,“帮我开个客房,其余就算赔偿你酒店的损失好了。”

老法雷颤颤巍巍地接过皮囊,刚想回话,却看到大汉又支撑着站了起来,肚子上流出的是灰黑色的血,

“小娘们!老子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你陪葬!”大汉拼尽力气再次挥动巨斧,眼看着就要劈到精灵头上,精灵看着老法雷惊恐的看着她的背后,轻轻地笑了笑,双眼中地绿色光芒瞬间增强,巨剑发出微弱的绿色光芒,

突然壮汉斧头举在空中动弹不得,满脸都是汗,只见肚子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溃烂,仅仅几秒就有白色的蛆状小虫爬了出来,老法雷闻到了一丝腐烂的臭味,只见大汉再也支撑不住,双手颤抖着松开,巨斧几乎和壮汉同时砸在地上,桌椅被撞倒一片。

精灵尴尬地看着一片狼藉,似乎和她预想中的不一样。黑色的血从大汉身上流出,腐蚀着流经的木地板。

“真是的,”精灵嘟囔着,巨剑的绿光立刻消失,精灵回头就将巨剑压在大汉背上,双手泛起淡蓝色的光芒,大汉咬紧牙关似乎痛的发不出声,随后痛苦的神情被惊讶与恐惧所掩盖,表情被慢慢凝固,伤口的腐烂停止了,黑色的血回流进精灵的剑中消失无踪,之后壮汉整个人都被慢慢冻成了一块冰。壁炉仍然燃烧着,室内温度肯定不低,但是这块冰似乎异常坚固并没有融化的迹象。

精灵将巨剑抗回肩上,回头对老法雷莞尔一笑,老法雷只觉得无异于死亡女神的微笑,优雅而冰冷。精灵从锁骨处伸进手似乎很努力地掏着什么,胸甲上下晃动着,掏出来才看到原来是一张折叠的刚撕下的通缉令,壮汉凶神恶煞一般的画像下写着“wanted,dead or live 180 gold”,将通缉令轻轻地放在吧台上,转过身去朝向远远地躲在角落惊慌失措的酒客们,安抚着大家。“好啦,没事啦,我只是一个走到哪吃到哪的冒险者,我的目标是看看整个艾泽拉斯呢!”说完笑着如同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样,脚尖踮起,转着圈,斗篷随着旋转如同一朵绽放的黑色死亡花朵,她坐回吧台前,将巨剑轻轻地靠在吧台上,娇嗔着对老法雷喊到:“老板!!快上酒菜呀,伦家饿死了!”

老法雷看着精灵,这才回过神来,从地上爬了起来,惊魂未定地走向后台,“夫,哦不,小姐,您您稍等,”,精灵目送着老法雷进入后厨,轻轻拿起刀叉在桌子上打着节拍唱起了歌,歌声清脆悠扬: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怀旧魔兽·龙腾四海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23 02:19 , Processed in 0.068240 second(s), 17 queries .
返回顶部